十几个人一起去看丁哥,病房里太闷,站着说了一会话,就感觉很闷的慌,坚持一会觉得越来越闷,也不好意思独自一个人出去。
实在坚持不住了,跑到走廊里,也没找到个像样的窗户可以透透气。
逛了一圈回来,再进病房,更闷了,喘不过气了。
其他人也看出来我脸色不对了,有人想来扶助我。
我想在床上坐一会,可一坐下感觉情况更不好,还是得出去找窗户。
差点昏倒在窗台下面的椅子上.
幸好丁哥有个朋友以前是医院的明白是怎么回事,跑进病房,找了盒酸奶,一个小面包,一个香蕉给了我。
喝了一口酸奶,气一下子顺了很多,吃点东西,好了。
低血糖,我也很低很低了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