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上18路车,我就发现车上只剩下角落里一个空位了,旁边坐着一个MM,我忙走过去一屁股坐下,那漂亮MM很熟练的皱皱眉头,职业性的使劲往旁边挪了挪。
“到哪?”
“山师。”
“哪?”
这个面部肌肉僵硬的售票员一脸不解。
“山东师大,唔”,一说完我明白了,忙改口,”男女比例1:5,美女特别多的那个。”
我前面坐的的是一位再老就不能说话的那种老人,他悠悠的问:”小伙子,你真是山师大的?”
这似乎是所有人所期盼得到答案的问题。

大家都盯着我看,看得我脸红了起来。突然,我感受到了旁边MM由于迅速靠近我所不得不散发出来的体香。
出于无奈,我给他们展示了我放在书包的学生证。

于是,整个车厢轰动了。那体香也更浓了。

我利索的从钱包里拿出一块钱买票,一不小心学校统一发放的饭卡掉出来了,于是全车厢传阅,那位长者郑重地戴上老花镜,眯着眼睛吃力地扫描着我的饭卡,然后老泪纵横……而大家相互传阅的红火场面,令那个长着死鱼眼的售票员感动的眼睛也湿润了。

一位年轻人不无揶揄的说,”听说你们山师的学生一毕业一个月就两千万啊。”
我笑了笑,社会谣言真可怕,”没有没有,大多数人都是七八百万,哪有上千万的。”又是一阵轰动。不知是谁低声说:”老子一辈子还没那么多呢……”

总算 MM有机会插话了,”同学你大几了?”
“下学期大四。”我铆足了力气掩饰我内心的激动。
“我也是啊。我在南校区,去听你们的课。”
“噢,你想考我们学校研究生?”我放长线,”同学,你哪个学校的?”

MM警觉地望了望四周,轻声地吐出两个字”山大“。
我忙拍马屁,”不错了,小山师大嘛!”
MM一听更加心酸,”我高考报的也是山师的,结果差两分,掉到山大了……”

类似的故事我听了一遍又一遍,考上山师的似乎是山大、海大学子的世纪情结。

她把”两分”说得很重,于是车里一阵扼腕叹息之声。
长者摇摇头,”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山大学子之多艰!”
但见售票员死灰复燃的脸上簌簌留下的泪水,他一字一顿的说,”苟余心之所善兮,虽死其尤未悔。”接着,他痛苦地说起了自己的高考历史,三年前,高考报考山师,落榜了,复读,再报山师,落榜,复读,继续再报山师,落榜,于是出来工作了……

我明白了,齐鲁大地学子的幸福是相似的,与山东师大失之交臂的人各有各的不幸。保尔怀着这样的心情离开了烈士陵园……哦,不,错了错了,是我怀着这样的心情带领MM下了车。

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幼稚的童音:”妈妈, 我长大以后也要上山东师范大学!”
我回过头,车上那位妇女的表情告诉我,那一刻,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。

分享到: